我国原来的宏观杠杆率每年上升百分之十几,杠杆率过高是潜在风险的源头,因此我们要控制杠杆的无序增长,现在杠杆率基本稳定,结构性去杠杆达到预期目标。